看了半殘「浮生抱愧」一文後,勾起了件讓自己「耿耿於懷、暗自懊惱」卻又不知怎樣「開口道歉」的往事。 

其一: 

時間大概是咱家兩位丫頭就讀幼稚園的時候,某次高興地開車前往麥當勞買了薯條與可樂,父女三人一路邊吃邊開回家,哪知姐妹嘻嘻哈哈的邊玩邊吃時,大丫頭一時滑手,將整杯的可樂倒在我的身上,我除了當場情緒失控大罵外並將可樂丟出車外。 

返家後,兩姐妹畏畏縮縮地站立在牆邊,看者我氣憤地開車去。 

多年來,只要想起她們兩姐妹畏畏縮縮地站立在牆邊時的樣子,我就非常難過與自責。 

正如半殘在「浮生抱愧」一文中所言:我為○年前的行為感到歉疚與悲傷,我不能為我的孩子帶來歡樂,還粗暴地剝奪了她姊妹倆自己營造的歡樂,我萬分抱歉,希望她倆能原諒爸爸。 

其二:  

咱家小丫頭國小畢業前,突發奇想地要去讀劇校。

老妻問我,我ㄧ口就拒絕了,

拒絕的原因是因為「我心疼!這麼小就要一人離家北上,可是我卻沒有將她摟在懷裏向她解釋。 

就讀國中時,小丫頭被女同學欺凌,我一再論及後悔們沒讓她同姐姐一樣就讀私立學校。多年後,從大丫頭口中得知,小丫頭並不知道我心疼她,還以為我嫌她。 

問題就出在咱家小丫頭太像我,看到她就好比看到我自己,我不喜歡的是自己的缺點,而不是不喜歡她。 

僅以此文寄望咱家的小丫頭能原諒在某些人生時段裡需要轉彎卻轉不過來的老爹。

-----------------------------------------------------------------------------------------

下文引用網址:http://blog.yam.com/mr_will/

 

浮生抱愧 

我要為我十年前所犯的過錯,向我的兩個好女兒亂太郎和福富龜子道歉。 

記得當時她倆還小,不懂事,幼稚園安親班下課之後離不開大人。我一方面白天工作辛苦,一方面也因為內子有她獨特的興趣,晚上經常不在家,不分攤家務而常惱怒。除了料理晚餐,孩子們洗澡,收拾孩子弄亂弄髒的家,花錢買日用品,交所有的錢,假日還得安排帶孩子出去活動,幾年來找不出令人興奮的元素,很鬱悶。 

孩子三歲,我就讓她們自己洗澡,我只負責檢查。 

一個冬天的晚上,陰風滲滿家裡的每個角落,我蕭然落魄。接孩子下課,吃完晚飯後,我依例催他們自己洗澡,自己則一個人在客廳生氣發呆。 

不想六歲的亂太郎和三歲的龜子在浴室裡呆了一個多鐘頭,我不時聽見他們在浴室裡的笑鬧聲。兩個鐘頭過去了,笑鬧依舊。 

我耐不住性子,到浴室查看,當時,我簡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滿滿一缸水,涼了,水龍頭還在放涼水,水溢滿地!洗髮精,沐浴精,肥皂,麥當勞兒童餐的廉價玩具,毛巾,浴巾,全倒在浴缸裡,泡沫瀰漫。亂太郎額頭上戴著蛙鏡,龜子身上罩著游泳圈,渾然陶醉在自己營造的水上樂園裡。 

我二話不說,當即給亂太郎一記耳光,打得她嘴歪眼斜,顏面盡失;給龜子抽一衣架子,抽得她全身酥麻,印記清晰。頓時曲終收撥當心畫,四弦一聲如裂帛,然後當然是東船西舫悄無言,惟見江心秋月白。 

亂太郎和龜子,嚇得連哭都不敢,我規定她們十分鐘之內擦乾身體,穿好衣服,恢復完浴室。她們辦到了,只是洗髮精,沐浴精都空了,肥皂都軟了,爛了!接下來就是兩週的感冒,請假,看小兒科,吃稀飯,吃藥。 

我為十年前的行為感到歉疚與悲傷,我不能為我的孩子帶來歡樂,還粗暴地剝奪了她姊妹倆自己營造的歡樂,我萬分抱歉,希望她倆能原諒爸爸。

創作者介紹

熊貓老爹

yichaos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