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1  


2016/02/21下午北返老家,除了依法處理家父往生後的「外籍看護工」解約與轉出事宜外,並與照顧母親的新任「台籍長照」友人(圖左)辦理交接事宜。之所以會情商聘雇「台籍長照」女性友人一事的來龍去脈,如下述:

一、得過「小中風」後復原的母親,喜歡老家社區大樓,中庭綠化環境與鄰居和周遭的熟門熟路。

二、離親戚與兒女家近,隨時可互訪探視,若到南部我處居住,因路途遙遠,這些「親戚與兒女家隨時可互訪探視」之事,會演變成她與我獨居南部,如同斷了線的風箏。

三、至於我北上陪她同住之事,母親認為她有壓力,因為我15歲即投身軍旅,生活習慣已經制約為軍事化,她老人家無法適應我過於正常的起居與龜毛地清潔習慣。反倒是弟弟就在中壢上班之外且又未婚、小妹與妹夫家也在老家附近五分鐘的路程(周休假日則必須至台北日夜照顧倆位小外孫)、而大妹與大妹夫退休後,久居台北且膝下無子,然大妹身體不好,曾經熬過癌症的鬼門關。

但是母親對於咱家兄弟姐妹輪流陪她同住之事的想法與看法,就如同作家簡媜在「誰在銀閃閃的地方等你」一書中所言:
《不、我要不斷地自惕、祈求,不要用我兒的人生來換取我這副殘軀繼續存活,我不要附生在子女身上,像永不放棄的亡靈。我情願動用積蓄雇請專人來協助我,也不願把子女栓在身邊吸食他的年華,我情願他去工作,與人相遇,鑄造自己的人生故事。》

至於動用積蓄「雇請專人」來照顧一事,母親認為她個人的存款與房產和家父往生後的眷屬終身俸,不要放在郵局銀行當廢紙,而捨不得花用;當她不夠用的時候,她自會主動向我們子女開口。不要等到她走後,這筆留下的錢與房產,反倒衍生親子間不必要地困擾。

四、過年過節的時段,不要一窩蜂地回去看她後又一窩蜂地離去,會讓她的情緒遽然跌落谷底,有者人去樓空的落寞空虛感。因此今年過年要我用排表的方式,讓兄弟姊妹與小輩們分日期回去探訪。

五、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看法,母親的需求,讓為人子女的我,重新換個角度看「長照」。去年底所PO文上傳的「老人強烈需要《老窩安全感》」如連結網址:
http://yichaosun.pixnet.net/blog/post/62260807

創作者介紹

熊貓老爹

yichaos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