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47222_1301146643245065_612006803759497992_n    

01/18家父在睡夢中安詳地溘逝,

01/31出殯、火化、撿骨、進塔。

2016/01/13臨時接獲母親與小妹通知,高齡90歲的父親因雙腳疼痛併發燒症狀已住院十天,查不出病因而導致父親強烈要求出院,但父親又不願意讓我知道他住院之事而南北奔波。此時身為長子的我,必須違抗父命,返回老家瞭解病況並做出決定。

北上趕往醫院與醫療團隊和「母親、小妹」商議後,決定《讓父親有尊嚴的被對待,有參與醫療決策的權利,別用無效醫療的「死亡套餐 (插管、電擊、接呼吸器、進加護病房) 」方式,折磨到往生為止。因為苦難,不該是父親生命終點的主旋律》,所以由我簽立切結書辦理出院。出院後父親並無發燒症狀只是無食慾,當時我還購買了「安培素」給他老人家食用。

01/15小妹與妹夫特地將父親的農曆生日提前於國曆慶祝,當父親吹蠟燭的那一剎那,他老人家喜極而泣。01/17下午我與內人北上探視雙親時,父親還是無食慾,隔日01/18上午 08:30父親在睡夢中安詳溘逝。

當時即奉母親指示:一切從簡,不發訃聞,不設靈堂,不勞動親友之外,還特別交代家人於農曆年後纔可通知親戚。01/31出殯火化後,骨灰直接存放於桃園市平鎮區南勢納骨塔。

上述過程與事宜,理智告訴我這是對的決定,因為醫生和家人都不能剝奪父親善終的權利。但在情感上,一但面對父親的生死,決心下達就這麼簡單嗎?內心卻是不停地問自己:Yes or No?

我是早產兒,復又得了白喉,導致高燒一周不退,在醫生已經放棄治療後,卻奇蹟式的存活下來,親友鄰居皆認為我活不過3歲。為此,還依照習俗拜了乾爹乾媽,好讓我渡過劫難。所以嬰兒時期,幾乎都是父親將我一夜抱到天亮,否則就啼哭不止。父子情深、所以放手。

父親臨終前未遺下留言,而喪葬與戶籍文書銀行等繁瑣事宜,也都是有勞小妹與妹夫處理。身為長子的我,借用作家簡媜「誰在銀閃閃的地方等你」一書中地幾句話,代母親替父親向親朋好友與家人《道一聲謝》:

不管是,美好的仗已經打過,或者是,打過的仗都不美好。
生命來到終岸,都要放下。
向四方有緣無緣、有情無情、有義無義,道一聲謝。
向醫治我的醫生、護士,照顧我的看護,道一聲謝。
向為我禱告、祈福的人道謝。
向陪伴我的老友一一道謝。
向我最愛也是最愛我的家人道謝。
一趟人生悠悠隨逝水,生者珍重,世者平安。


延伸閱讀:
父親腦中風四年2個月以來,南北醫院復健圖文與外籍看護訓練紀錄。
http://yichaosun.pixnet.net/blog/category/1040757

創作者介紹

熊貓老爹

yichaos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