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同學與老部屬在Fb上留言,建議我將去過的私房景點或健行步道揪團」一起去,我則直言回應:此乃住家周邊社團的固定活動,我乃每周繳台幣300"交新朋友、跑新地點"。上午爬山、下午逛名勝景點老街博物館。你家社區周邊也有這種社團,不妨打聽一下?老同學(老同事)是另一種社團,不必一年到頭的每種活動都揪在一起。

此事讓我想起,多年前在大陸看過一部電影,男主角為一某單位退休的未婚老頭,整日無所事事孤家寡人地到處閒逛。某日發現一閒置的空屋,經整理後呼朋引伴」地,倒也打發了不少寂寞的時間。 

慢慢地,街坊鄰居中的離退老幹部陸陸續續加入後,昔日的單位內的那套倫理秩序又一一重現,老頭又落得必須
備水、倒茶、開門、關門、打掃、排椅子......」之外,座位的尊卑還不能弄錯,否則就必須看大夥與老首長的臉色。

某日他實在氣不過而打翻一桌子的茶杯後,當眾宣告:不幹了!

哪知他這一不幹,不但樹倒猢猻散,還讓他落的又是一人獨自整日無所事事孤家寡人地到處閒逛。

電影的最後場景,導演刻意安排懊惱的男主角坐在人去樓空的房子中,屋外則是灰濛濛的陰雪天...........

DSCF5606.jpg  

退休後的日子  (內容感謝網路轉寄提供)

重新開機,從今以後,學習就「人」的角度,平安喜樂地享受退休後的日子!

現在開始做的每件事,都是為了最終能說出:

「啊!我的人生沒有白走這一趟。」

六十歲左右的人,若能透過終點來看這剩餘的二十年,即使是現在還認為極端重要的事,到頭來可能發現,其實並沒有想像中那般重要。

許多退休的人只想到要繼續存錢,究竟要存多少錢才夠呢?一把年紀了還需要這麼熱衷於存錢嗎?

該思考的是如何讓自己活得自由活得自在。一眛地省吃儉用勞碌度日,到頭來在一片怨嘆聲中辭世,想一想,這樣的人生真的是你要的嗎?

大半輩子的奔波,現在是該懂得享受人生的時候,如果一心只念著「萬一…如何如何」,操煩著身邊的大小瑣事,讓自己對生活的種種樂趣意興闌珊懶,這豈不是本末倒置?

若說退休生活有幸福指數可言,未必和當事人的儲蓄金額成正比,擁有存款一千萬和九千萬,退休生活的豐富程度並不見得有顯著的差距,擁有大筆的金錢,未必一定幸福。

退休後成為真正的玩家;生活可以過得有趣而豐富,可以做的事情太多了,這會讓你對人生永不感到厭倦。

健康第一!絕不累積疲勞!

人過了六十歲,如同駕著破舊老車行駛在高速公路上長距離奔馳,絕對不可勉強!

真正豐富的人生,不在於擁有很多事業夥伴,要有的是日常玩伴!

不用在配偶、家人面前逞強,不需要太在意別人的批評,重要的是活出真實的自我!

五、六十歲的你,在上班族這個同質社會中,已經待了二、三十年以上,如果玩伴都是現在或過去的同事,那麼公司那套倫理秩序勢必重現。

有意識地讓自己走到外面和各種夥伴相遇,讓自己與他人的交流呈現多樣化,和不同的團體、夥伴交往,是充實第二個人生不可欠缺的條件。

把重心放在生活!專心讓自己生活得更好!

活在當下!對於想做的事情就要立刻去做!

五六十歲是一生中最能看清全盤人生的時刻!卻也是進入倒數計時的時刻,能快樂時,要好好珍惜,好好享有!

現代人擁有太多用不到也享受不到的東西,卻還是拚命地想滿足心理沒有完全的那個夢。當你擁有一個東西,其實你就失去了兩個自由。

一個是被物質綑綁的自由,一個是面臨被金錢支配的自由。

所以現在的你追求的是活得輕鬆、活得自由,要的是內心真正的平安與喜樂! 


有一種需要叫不需要
 
 (內容感謝網路轉寄提供)
 

美國紐約唐人街有家酒店,剛開張的時候生意興隆,但過了不久就開始遭人冷落,老闆為此傷透了腦筋。酒店從硬體到服務員的水準都是一流的,問題究竟出在哪兒呢?  

一天,一位富豪邀請了幾位朋友在此用餐,老闆頓時受寵若驚,為了表達敬意頻頻上前敬酒,使出渾身解數與富豪套近乎,他認為這是個不可多得的客源,無論如何也要拉住他。而站在一旁的服務生則顯得很沉默,在一邊暗暗地觀察著老闆的一舉一動。  

當那位富豪離開時,老闆又親自將他送到門口,返回酒店的時候,小夥子卻叫住了老闆:「看來我們酒店的生意不怎麼好。」  

「是的。」老闆說。「假如這樣下去的話,我們的生意將會更糟!」小夥子說。  

老闆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番,有點兒不高興地說:「那你認為應該怎樣做呢?」   

「請讓我做一個月的主管。但在我做主管的期間不要干涉我。」小夥子從容地說。

 「但是你用什麼來證明你的實力呢?」老闆懷疑的問。  

「我敢肯定,剛才你送走的那些客人將不會再來了。」小夥子說。  

老闆於是就半開玩笑地說:「如果他在一個月裡果真不來,我立刻讓你做主管。」   

一個月過去了,那批客人真的沒來,而且酒店的生意也越來越差,這時老闆想起了那個小夥子,打算讓他做一個月的主管。    

時間一天天地過去了,這些天裡老闆只是暗中觀察,他發現那個小夥子對任何客人都只是微微一笑一點頭,更要命的是他從來都不向客人敬酒、套近乎。  

但是讓他不敢相信的是:自從小夥子上任以來,生意一天好似一天,現在生意和以前相比已經翻了好幾番,老客戶也一天比一天多了。 

一個月的時間到了,老闆問:「生意為何一下子好起來了?」小夥子回答:「你認為做生意最重要的是什麼?」 

「當然是儘量滿足客人的需要啦!」老闆說。 

「說得很對。但是你有沒有想過,客人們的‘需要’當中,有一種‘需要’叫做‘不需要’,而你只知道客人需要什麼,卻不知道客人‘不需要’什麼!」   

「有一種需要叫做不需要?」老闆蒙住了,說實話,他真的還沒去想過客人不需要什麼。  

「當然,瞭解客人不需要什麼與瞭解客人需要什麼一樣重要。」小夥子說,你們一見到有身份的客人就不斷地去敬酒,但是他們來這裡的目的是什麼呢? 

是來吃飯,是參加他們自己的聚會,你去敬酒實際上是在打擾他們,這絕不是他們所需要的。 

還有,同一宴席上,有主次之賓,你在向主賓敬酒的同時,也在向同一桌上的其他賓客做暗示:我不在乎你們。   

老闆聽後茅塞頓開,從此,他除了揣摩顧客需要什麼,更是下大力氣研究顧客「不需要」什麼。 

20年後,他的酒店在全美國都開設了分店。

創作者介紹

熊貓老爹

yichaos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